请选择您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语言!

丑建筑竟要明文禁止不得修建,其实这并不“特色”

   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
 
    什么样的建筑容易上榜
    ◆肤浅的具象模仿
 
    不得不承认,在每年评选的丑家伙们中,具象建筑几乎占了一大半。
 
    昆山市巴城镇因阳澄湖而闻名,是大闸蟹的故乡。
 
    为了更好挖掘“蟹文化”,2017年开始对坐落于巴解园内,占地1200平方米的旧咖啡馆改造为文化馆。
 
    本以为是以旧换新的成功案例,但事与愿违活生生地造出一只大闸蟹,坚硬的外壳、两个夹人大钳子、八条腿,一看就令人毛骨悚然。
 
    2018年,它上榜十大丑建筑,理由是“低俗仿生,亵渎文化”。更令人无语的是,改建没多久又立即拆除了。
 
    拆拆建建,劳民伤财!
 
    像代表白洋淀文化的水中贵族金鳖馆、小蜜蜂造型的南京蜂巢酒店,这些炸裂眼球的“特色”建筑,都是简单粗暴形态仿生的结果。
 
    虽说用代表生物展示地方文化,不失为一种特色表达,但仿生不是完全照搬,是在自然界中探索合理的建造规律,需要设计思考与艺术化处理。
 
    除了具象仿生,几乎每一种有寓意的事物都能做成建筑。
 
    众所周知,辽宁的大铜钱(方圆大厦)是真的很丑,但过了几年广东有样学样在荔湾区白鹅潭经济圈,也建了一座高146.6米,33层的“铜钱大楼”(广州圆大厦)。
 
    没新意的丑造型,为什么抢着建呢?
 
    来自于意大利的建筑师给出解释:
 
    设计灵感收到了东方文化启发,建筑本身与水中倒影形成的双盘玉,不仅是古代王朝皇家象征,而且还对应于数字8和无穷大符号,象征着对富贵与美满统一的追求。
 
    又坐落于风水好的水边,财源滚滚来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是不是能完全明白福禄寿天子酒店,与大白菜(发财)诞生意义了。
 
    想象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。
 
    充满新奇的设计观念,落实到事物总是变了味。汲取传统文化固然好,但只把理解留在肤浅表面,那设计又该何去何从呢?
    ◆盲目的跟风照抄
 
    除了具象建筑因为长得像某物而存在,还有很多丑建筑因为模仿的像而大跌眼镜,尤其是仿古与追洋风。
 
    宝鸡联盟大桥图源@RED导演:高氏兄弟-云叔
 
    近几十年来,拆真古迹、修建古建筑是真的没有断过,花大价钱建的古镇、古楼为什么总被说丑呢?
 
    粗制滥造是首要,许多仿古建筑只在乎形式上的像,不善于抓细节。
 
    文化标志明显的香港文化博物馆
 
    就像完全模仿天坛祈年殿修造的沧州吴桥国际杂技大剧院,一眼看去有点像,再看发现楼层间比例都失调了,屋檐翘度、精雕图案统统不见。
 
    与注重比例尺度和精致度的木结构相比,使用钢筋水泥搭建、用漆料代替纹路样式的仿古建筑,缺少着那股精工雕琢的匠人气息。
 
    想象一下,高楼大厦林立的环境中突然冒出这样的“古物”,是不是有一丝丝怪异呢?
 
   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很多以博眼球为主的“仿洋风”建筑上。
 
    2020丑建筑榜单出炉时,很多人不明白看上去还不错的贵州吉隆堡酒店、陕西宝鸡联盟大桥,为何会上榜?
 
    评委会给出理由:盲目崇洋,文化价值观扭曲。
 
    就像建成白宫样式的江苏涟水县环保局办公楼、苏州市相城区建的伦敦桥,好好的文化名城却走起了山寨路。
 
    不仅没有学到精髓,还失去了自己的特色优势,误将外来风当高级。
 
    仿古与仿洋虽是两条完全相悖的道路,但归根到底都是对自己文化理解不到位,实打实证明了“丑建筑的深层逻辑是建筑语言的混乱使用”这一原则。
    ◆一刀切的统一审美
 
    统一的审美发生在建筑领域也是一种丑,曾经一篇《为啥全中国的“老破小”,都丑得一模一样?》文章讲到,许多户型奇葩、规划反人类的老式小区,都出奇的外观一致。
 
    它以典型的红砖单元楼为主,没有电梯,楼层不高,无论是从大东北还是到江浙沪一带,几乎都有存留。
 
    单看外表这种单元楼还没什么奇特,但深究一下没有因地制宜、不彰显地方文化,而是全部修建成统一风格,多少有点不符合设计形式要多样化的原理。
 
    既然内外都不占优,为何还要如此修建呢?
 
    原来这种“老破小”风深受苏联影响,为解决二战后住房危机而建,成本低、建成快为显著特点,是一种“可大量复制的建筑”。
 
    所以,在学习苏联老大哥的时代,这种风格成为我们的主体建筑。至于适不适用,能否丰富多样的城市面貌,另当别论。
 
    如今这种房子虽然拆迁了不少,但仍存在于多个地方,与现代化城市格格不入。
 
    有人说比起丑,千房一栋,千城一面,千篇一律更是灾难。
 
    ◆审丑的意义
 
    建筑学家理查德·诺依特拉曾说:“周围设计元素的危害,虽没被人意识到,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无害的。”
 
    有人说看惯了丑建筑,也就看习惯了。
 
    越看越顺眼的白俄罗斯图书馆与苏州秋裤楼
 
    审美是本能,审丑是思考。如果我们把千变万化的丑看适应了,那彻底进入到一个无秩序的“丑”世界中。
 
    虽然美与丑没有绝对的区分标准,会随着时代变迁而变化,却能给我们最直观的反应。
    遇见美,赏心悦目,看到丑,暗自伤神。
 
    有了丑对比,美才有了意义。当别人说我们设计的建筑很丑时,会去清醒思考该如何改善。
 
    若没有了批评,没有了丑建筑榜,估计整个社会就会沉溺于“五彩斑斓的黑”这样无理审美中,个人审美凌驾于公众审美之上着实可怕!
 
    设计者话语权低,甲方不识美,一项工程从开始到结束考虑的利益因素远大于美与舒适。
 
    以此循环,丑建筑越积越多。
 
    对于真想做好建筑的设计师们,肩上的担子也愈来愈任重而道远,需要不断用更丰富的设计能力去说服与征服甲方,做出越来越多美好建筑。

Copyright © 2022 泰来88开户建筑行业 版权所有